流浪

May 10th, 2011
2 Comments

 

 

昨晚,为了不想再思考,就无聊看电视。
遇上天映頻道在播那部杨千嬅的《千杯不醉》

writing an essay

刚好是Michael(吳彥祖)的流浪朋友到香港拜访他的那一幕。
那朋友愤怒的向Michael说他变了,没了以往一同背包旅行时的那种潇洒。
他还激动的大谈他偏激的人生观:
”  我们不能为了死物奋斗,不能让社会吓倒我们。
不要为了供车 ,供楼,供子女,而一生绑死的劳动,赚钱。
我们要趁有生之年去看这个世界,
我已经打败你80个国家的记录了   ”

cheap Proscar Here Proscar Shipped From Canada. Men’s Health. Safe & Secure, Male Enhancement, Canadian Pharmacy, Guaranteed Shipping.

当然,想谈的不是这部戏,而是这番话。

曾几何时,我也有认真的考虑过,过那种人生。
不停的流浪,去看世界,放弃物质,放弃“死物”,潇洒的离开。
但是,最后,很明显的我并没有那么潇洒。
因为,不敢想像,当有一天不想再流浪,能到哪里停下来。
而停下来了,便什么都没有,没事业,没车,没楼,没有家庭。
这个想法很恐怖。
所以,我承认,我被现实的社会打败了。

其实,流浪,即可以是自由的象征,也可以是逃避现实的接口
流浪是一种自私的行为,除非你真的是无人无物,
要不然,当你独自流浪时,被留下的亲人,朋友,就少了一个寄托,多了一份担忧。
可以潇洒的去流浪,却没有勇气面对自己的事业,努力做一番成绩,这是一种逃避。

所以还是,边劳动,边旅行,比较实际,
因为,我要事业,死物,家庭,也要看这世界的机会。
虽然,此生不一定可以到达80个国家,不过,能到几个也好过没有。

 

www.dymedix is cialis better than Viagra, Viagra or levitra, is better.

 
.

« First‹ Previous163164165166167168169170171Next ›Last »